服务热线:
13206405565
您的位置:首页 > Kok官方网站首页

高压泵深井排污争议溯源:从谣言到改口称不实传言

发布日期:2022-10-01 10:23:05  作者:Kok官方在线登录 来源:Kok官方网站首页

  这条微博的命运转折点,始于8月底湖北武汉警方查获一家名为“水军十万”的“专业造谣炒作公司”。部分媒体披露,该公司涉嫌制造“高压泵深井排污”等谣言。

  中国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事实上,武汉市公安局提供的新闻通稿并未提及“高压泵深井排污”的案例。已有报道中第一个且是唯一使用该说法的是新华网湖北频道。报道未点明事发地,但山东省环保厅人士认为,报道所称的造谣事件发生在山东,因此对外发布消息称“确认系谣言”。

  不过,该网站湖北频道一位不愿具名的关键人士向记者透露,报道提及的“高压泵深井排污”的案例不太准确,后来已把该例子删除,“信息以武汉警方发布的为准”。

  沉寂了数月之后,8月底,“山东部分企业使用高压泵深井排污”的举报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

  8月31日下午,新华网湖北频道发布报道称,武汉警方查获号称“中国最大的网络推广网站”的特大网络造谣传谣团伙。其中,涉嫌参与谣言传播的大“V”微博帐号300多个,粉丝数量达2.2亿,涉嫌造谣、炒作10余起重大事件,获利100多万元。

  报道显示,该公司制造了“某地用高压泵将污水排入地下1000多米”等多条引发网民关注的网络谣言。

  报道随后称,2013年2月,该公司在没有得到任何权威机构验证的情况下,根据“客户”要求,将某地有关水处理质量问题的举报,通过水军在网上大肆炒作演绎成多个版本,引起社会不安,形成恶劣影响,从中获利4000余元。

  这篇报道在当天19时48分被推送到了新华社“中国网事”的官方微博上。微博编辑将“高压泵地下排污”的说法作了突出处理,标题制成“炒作‘高压泵地下排污’的网络团伙被查”,微博直接披露的案情也以“高压泵地下排污”为代表。

  “高压泵深井排污”的说法,开始进入事件发酵的快车道。截至记者发稿,该微博已有2800余次转发。不过,报道没有点明该“造谣事件”的发生地。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两小时之后。21时41分,山东省环保厅官方微博“山东环境”主动“认领”了这一事件,其账号转发并评论:“春节以来,山东环保为查证网传‘高压泵深井排污’付出极大的行政成本,不少企业甚至暂停生产被挖地三尺,但时至今日,所有举报竟无一属实!”

  按照多家媒体援引某研究室进行“微博溯源”的结果,“山东环境”所指的举报,是一位网友今年2月11日晚发布的消息。网友称,他听闻山东省潍坊市许多化工厂酒精厂将污水通过高压水井压到地下1000多米的水层。

  认证信息为“免费午餐发起人、凤凰周刊记者部主任”的网友“邓飞”转发了这条微博。邓飞近日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忆,该微博没有附图和表格,当时他浏览了作者的其他微博,没有发现过于激烈的言辞和商业广告。

  “我认为它不是谣言,应该是博主听到了一些消息。”邓飞告诉记者,“我转了这条微博,是一个求证的过程,并没有说这个地方就有这个情况。”

  “高压泵深井排污”的传闻引起了更多网友对地下水污染的投诉。此后,多家媒体进行报道,有关部门介入调查。最终山东方面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举报不属实。

  “在这个事件当中邓先生究竟发挥了什么作用,他自己清楚,许多参与者也清楚。希望邓先生勇于担当才好。”9月1日,转发有关报道后的第二天早上,“山东环境”如此表示。

  事实上,根据媒体披露的案情,“水军十万”掌控的单个名人“大V”最高拥有粉丝量为160万。而邓飞的粉丝数是394万,显然不在该公司掌控的“大V”之列。

  网友举报在9月4日被正式宣布为谣言。《中国环境报》当天刊发报道《山东“高压泵地下排污”系谣言》,以武汉警方查获谣言公司为背景,称山东企业“高压泵地下排污”事件确认为网络造谣、传谣。

  其实,新华网湖北频道并不是第一家报道武汉警方查获谣言公司的媒体。在众多媒体报道中,只有该频道提及了“高压泵深井排污”的造谣事件。但内部人士近日表示:这个案例“不准确”。

  率先披露湖北警方此次行动的媒体是人民网。8月28日,该网报道称,湖北省公安厅指挥各地公安机关对一批网络制谣传谣案件进行集中收网,一举打掉武汉以唐某、孙某为首的“十万水军”非法网络公关组织等机构。

  报道显示,截至8月27日,今年湖北省公安机关共查处网络谣言案件135起,查实谣言制造者、传播者223人,教育训诫128人,行政拘留90人,刑事拘留5人。

  紧接着的8月29日、30日,湖北日报、楚天都市报、武汉晚报、长江商报、中新网、法制网等媒体也刊发了相关报道,作者之一均为“武龚萱”。有人认为,这可能是“武汉市公安局宣传科”简称的谐音。

  上述报道已开始披露部分案情,且信息基本一致、配图相同。然而,这些案例无一提及“高压泵深井排污”,唯一与“水污染”沾边的案例,是“该公司……将外地一水处理质量问题的举报,通过水军在网上大肆炒作演绎成多个问题版本……”

  8月30日,武汉市公安局在官网转载了楚天都市报的报道。由于没有注明出处,部分媒体一度误以为这是新闻通稿。

  此间参与报道的多位湖北媒体人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坦言,武汉市公安局确实提供了一份新闻通稿。这篇名为《“水军十万”的覆灭——武汉警方成功打掉一网上专业造谣炒作公司》的通稿近3000字,至少在8月30日之前,所有报道的案例都出自该稿件。

  8月31日下午,新华网湖北频道刊发报道《造谣传谣年获利百万,武汉“谣言公司”利益链曝光》,文中将“某地用高压泵将污水排入地下1000多米”作为略写的案例一句带过。

  这是众多媒体报道中第一次出现“高压泵深井排污”的说法。山东省环保厅负责宣传的一位科长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该厅并未与武汉警方核对,正是根据该报道提及的“2013年2月份”、“高压泵深井排污”等内容来判断“谣言指的就是山东,至少是包括山东在内”。

  那么,为何该网站报道出现了“高压泵深井排污”的案例?如果案例属实,是否事发地在山东?

  记者以“希望跟进报道”为由联系了该网站。一位不愿具名的关键人士透露,这篇报道中的案例同样来源于警方的新闻通稿,至于“某地用高压泵将污水排入地下1000多米”的说法,该人士坦言:“这个例子可能有些不准确,后来我们把稿子中这个例子删了,做了个改稿。”

  当问及起初“高压泵深井排污”的说法从何得来时,该人士没有正面回应,仅表示:应以武汉市公安局获得的信息为准。

  新华社参与报道的一位记者则称,稿件仅提及“某地”,“跟山东排污没有必然联系”。

  此后,有两位媒体人先后发表微博,提出“高压泵深井排污”造谣事件发生在福建厦门,与山东无关。其中一人自称消息源于“武汉市公安局的朋友”。记者联系了其中一位媒体人,他再次确认了这一说法。

  在网友及媒体的质疑之下,“高压泵深井排污”这则信息在经历4天的“谣言”身份后,终于在9月8日得到“正名”。

  当天,“山东环境”公布了受“深井排污不实传言”影响的企业名单,共计25家。官微还称:“在环境污染总体严重的背景下,人们容易对一些传言信以为真,把猜测当成事实,甚至言之凿凿,慷慨激昂。但只要不是主观恶意,就不应一概归为谣言。请大家把握谣言的本质,防止误伤。”

  “赞山东环保不再称高压泵地下排污为谣言,而改称不实传言。”对于这一措辞的变化,邓飞在微博上表示认可。在此之前,“山东环境”曾在微博上询问邓飞是否愿意向受“谣言”影响的企业道歉。

  邓飞告诉记者,在他看来,谣言是故意捏造虚假的事实,试图恶意伤害对方;传言则是听说的消息,并无攻击对方的主观恶意。

  山东省环保厅宣教中心主任钟福生则表示,其实,该厅历来倡导与民众打成一片,并提供了网站、微博等公开举报的途径,从来没有关起门做事,“欢迎社会各界都来监督。”

  问及发布该微博是否有相关背景,钟福生称对此“不作解读”。该中心党委书记王必斗以“事情已经过去”为由,婉拒了采访。

  记者注意到,山东省环保厅官方网站此前制作了“地下水排污调查”的网络专题,公布了对一些被举报企业的调查结果。在该厅官方微博中,也可看到官微转发、回应网友相关评论。

  事实上,对于山东环保厅在微博上与民众互动的姿态,不少网友表示赞许。大多数网友的疑惑之一在于:有关部门作为被举报方,是否可宣布哪些举报属于谣言?

  “宽泛地来讲,政府不完全具有对谣言鉴定的权利。因为作为当事部门,你自己说是谣言,公众不会信服你是否具有鉴别的权利。如果存在私利动机,那就有问题了。”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张志安告诉记者。

  张志安认为,为了避免对网络举报的打击,网络爆料应该更多地被视为一种线索,公权力对其内容的真实性不应该苛求过高。因为一方面,公众反映自己的问题可能会带有自身的情绪和私利,另一方面,公众不具备像记者那样能够对事件进行完整调查的权利和资源。

  近日,环保部政策法规司副司长别涛在接受河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公民提供线索,政府动用人力、物力去调查,这不能说是额外的负担。“不要苛求线索的完全准确,宪法和法律都规定,鼓励公众检举揭发违法问题。环保系统应该是比较开放的领域,它是一个公众的事业,为什么不公开呢?”

  在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授沈阳看来,在判断事实是否真实之前必须先做调查,既要防止网络上蓄意、恶意的造谣,又要确保公民检举、揭发的自由,“在网络上给谣言定性,需要非常缜密的调查过程,需要政府部门密切地与民众沟通。”

  沈阳说,政府部门要将微博、网站及电话等沟通渠道保持畅通,让公民反映的问题能迅速进入政务处理的渠道之中。一些举报引发的重大恶性舆论反应,常常是从不注重小的细节慢慢发展而成的。

  “最重要的,还是政府的日常工作要深入实处,多调研现实环境,同时予以信息公开,比如这段时间政府环保部门到底在干吗,工作重点是什么,查证当中存在哪些问题等等。”沈阳说,这样可以缓解民众与环保部门可能存在的一些误解。

  “如果无节制地制造和传播谣言,对社会影响确实是很大的。我们支持司法部门通过法律的方法来惩治谣言、净化网络环境。”邓飞表示,“但是,我们不能通过打击谣言来限制人们的自由表达,尤其是对公权力的监督和批评。”本报记者 卢义杰 实习生 成婧标签: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